[开州日报副刊]梦中的小河沟

2019-11-02 09:53 来源:开州日报 作者:彭小峰 责任编辑:赵娟 文章问题:点我纠错
摘要:在梦中总是想起家乡的小河沟。

梦中的小河沟

■彭小峰

在梦中总是想起家乡的小河沟。 

小河沟总是那么的不讲道理,不讲逻辑,生生地盘旋在我的每一个梦境里。 

小河沟的水淙淙地流着,像是在呼唤着沿途的花儿们,春天来了,快快开放吧!两边的河岸上,到处是各种各样的野花,每一朵花儿都分明写着:春天!蝴蝶和蜜蜂开始忙着为每一朵花盖上邮戳,然后寄给每一个的心里。温柔的风捎来了一段段山语,一行行水韵。然后走遍了马达梁的每一个角落。 

河沟边疏疏的树荫下,有几只羊悠闲地啮草。两只毛茸茸的小羊还不时地望一下远处,偶尔也会伸出脖子去啮那够不着的一朵野花,反复地尝试着。每次路过的时候,我总会摸摸那两个毛绒绒的、嫩嫩的家伙。 

躺在野草上,睁开眼看着远处的山,那山再也不清瘦了,而是红润饱满的。阳光也调得刚好合适,暖暖地、浅浅地漾在身上。 

马达梁上的白云率领着山顶密密麻麻的松树、杉树、柏树排成阵列,迎接着每年轮回的这段温暖、甜蜜、幸福的日子。 

我在那小沟边还未来得及把花环编好,还未来得及帮助燕子捉虫,还未来得及为红桃白李抹匀胭脂,滚滚的雷声就从马达岭上涌了过来。 

于是我和小伙伴们跳进了小河沟。 

搬开一块块石头,去寻访横行将军的家;或者是坐在石头上,把双脚泡在清凉的河水中,让脚丫子不停地在水里动来动去,满河沟都迸出了笑声。 

然后在河沟边爬上一棵棵树,去哄睡整天叫着的蝉;在青翠欲滴的竹林里,和竹节虫低声地商量着;趴在土墙根下,与身材娇小的地牯牛平等地对话。 

栀子花打着伞,开始为暴雨的到来作好准备。而刚被洗过的马达梁显得更加清新了,小河沟的笑声更加脆亮,连蛙鼓也带着快乐。 

河沟边的那树楷杷,早就引起了我们的注意,它居然想悄悄地逃走,可是还未来得及成熟,就被捉住问了一个腹谤的罪名。 

蟋蟀们的音乐晚会还在进行,桂花的香气已经涌入了我的心里。 

我小心地捡起田里的稻穗,那遗失的稻穗开成秋天的韵脚,轻轻捉住,把它放进背篓里。 

路过小河沟,两边的丝茅草变得温柔多了,不再那么锋利,不知不觉间就控制住了整条河沟。我和小伙伴们挥动着镰刀,很快就攻陷了一大片,铺在地上,像地毯一样。然后静静地躺在上面听着流水,听着蝉鸣,听着鸟儿们的窃窃私语。 

躺累了也会坐起来,顺手摘一片暗黄色的叶子,把自己的心情写在上面,然后扔进河沟,让它从山上一路奔流,带去马达梁上少年的愿望。 

小河沟边稍远一点的地方,有许许多多的小小的黄色花朵,那是朴实的野菊花。踩着温软的泥土路,我们摘下了一朵朵秋天。 

明月从马达梁上悄悄地探出头来,在小河沟边一字一句地写着:金风送爽。 

枫叶羞红了脸,转身躲进了皑皑白雪里。 

很快,漫天的飞雪攻陷了整个马达梁,只有小河沟还在用微弱的流水顽强地抵抗着。 

河沟边的田里,我们以簸箕或筛子作武器,准备向冬天开战。 

用一根短棍系上长长的绳子,然后支起簸箕或筛子,撒上一把稻谷,布下了阵势,只等快快地捉住冬天。 

小河沟终于扛不住了,就静静地休息了。身上披满亮晶晶的铠甲,它在休息时也未忘记准备着战斗。 

我们也未忘记战斗,到小河沟里去拿来一件件武器,然后在手上把玩着,可谁知玩着玩着就融化了。于是我们嘻嘻哈哈地又跑到那里去寻找称手的武器,然后忘记了和冬天作战,反而和小伙伴们打闹起来。 

有时也会替小河沟边的野草灌木牵牵白色的被子,生怕它们没有盖好,但我们却越帮越忙,结果它们身上的被子竟然一点都不剩了。 

从现在开始,我将把家乡的小河沟交给时间。春天就让蝴蝶去看管,夏天就让螃蟹去垂询,秋天就让野菊花去宠溺,冬天就让白雪去抚慰。然后让蓝天白云引路,任凭它直直地走进心窝最柔软的地方! 

(作者供职于开州区实验中学)

版权所有:开州之窗 www.wzzfspa.com QQ:1821892685
Copyright? 2005-2014 www.wzzfspa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. 渝ICP备17013014号
不良信息举报中心
重庆市网络媒体协会成员

渝公网安备 50023402000168号

分分11选5